七月小说 - 网游竞技 - 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在线阅读 - 第444章,期待

第444章,期待

        飞鸽是金山寺喂养的,速度很快,不到三日的时间,就能从南眉飞到大夏京城九王府。

        夏司珩拆开密信,大概看了一眼内容后,凤眸微眯。

        南眉,要变天了么?

        “爹爹,是不是钟姐姐在南眉传信回来了?”

        夏晚晚扯了扯他的衣摆,小脸肉嘟嘟地贴在他腿上。

        夏司珩蹲下身,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到书案前坐下。

        “你说,玉璃郡主在南眉?”夏司珩拿了一块糕点给小娃娃,自己则抿了一口茶。

        女儿这是算出南眉的局势了,特意告诉他钟有艳在南眉呢。

        “嗯嗯,钟姐姐说,南眉男女平等,所以她想做生意到那边去看看,看看真正平等的世道是怎么样的。”

        晚晚张开小嘴,吧唧一口咬下糕点,然后嚼嚼嚼。

        “南眉自开国以来,便提倡男女平等,他们的两位开国祖先,便是长公主的太爷和太奶,那时候,她的太爷太奶二人是一起当皇帝的,认为世间两种性别,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以他们百年前,便允许女子科考入仕途,也允许女子干政和打仗。”

        夏司珩将自己所知晓的,告诉了小家伙,随即又疑惑道,“可到了南眉长公主这一代,她的父皇好似有些害怕女子,故而将帝位传给了如今的南眉王,也就是长公主的弟弟,他们姐弟两一同管理朝政。”

        “先前南眉王在大夏两次对长公主出手,长公主此番回南眉,还被自己的弟弟逼着去屠城献祭给魔神。”

        “长公主不愿意去做,而后便寻求阿恕的帮忙,来找我们合作了。”

        夏晚晚听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哦,我知道了,那这个南眉王也太没本事了,自己不去屠城,让别人去。”

        长公主做下这样得罪百姓的事情,她还能活吗?

        这要是她,她就直接宫变造反,自己当女帝。

        “所以,长公主现在想谋反!”夏司珩道。

        夏晚晚:啊?

        【来真的呀?】

        “她要是谋反了,魔神岂不是就不和南眉合作了?”夏晚晚问道。

        夏司珩沉吟道,“也许吧,不过她承诺了,只要能保住拓跋家的江山和子民,她愿意忠于大夏。”

        “爹爹怎么想,要不要同她合作?”夏晚晚歪头问道。

        “此事得进宫与太后和皇兄商议,我不能随意决定,对了宝宝,你是特意来书房找爹爹的吗?”

        夏司珩朝外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想来,小家伙是有什么事情要同他说。

        夏晚晚将拇指放进嘴里,然后又被夏司珩拿了出来,“要戒掉吸手指的习惯。”

        夏晚晚嘟起小嘴,哼哼了一声,

        “是这样的了,前几日从凤凰山出来,彦国公答应了彦姐姐要去看她的,现在彦国公被关进牢里了,都没人去看彦姐姐了,彦姐姐一定会伤心的。”

        晚晚说完,奶声奶气地叹了一口气。

        她都能想到,彦姐姐把这面当作父女俩最后一次见面了,连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都完成不了。

        那彦姐姐真是太可怜了。

        夏司珩皱起眉头,颇有为难,“如今大牢里关的,都是彦国公府的家人,若彦国公被我们带走,定然会引起东临人的怀疑。”

        “那彦姐姐怎么办呀?”小家伙眼巴巴地问道。

        “我们的将计就计若顺利进行,彦秀容也不必非死不可,他们父女团聚的日子以后还长呢,不会等不及的。”

        夏司珩揉着小家伙的脑袋,眸光中满是温柔。

        他等她们母女俩,不也是等了很久吗?

        只要下个月事情顺利,一切都不是问题。

        “是哒,彦姐姐是不会死哒。”夏晚晚猛地点头,她算过了,彦秀容的寿命,还很长呢。

        凤凰山内的院子里。

        彦秀容一大早便在自己的院中的小厨房忙活。

        今日,是爹爹答应来见她的日子,所以她昨日夜里便偷偷进山采了许多的蘑菇,打了几只山鸡回来,便也算丰盛了。

        只是,自己的厨艺一直不怎么好,看着那只活蹦乱跳的山鸡,她直接一根绣花针射出,将山鸡毙命。

        那毛却怎么拔也拔不下来,她暴力些却扯得山鸡皮开肉绽,卖相很是难看。

        她犯了难。

        这时。

        夏千晖手中拿着一方帕子,来到院门口。

        这是齐伯绑他的那日,塞进他嘴里的绣品。

        后来千云道长替他松绑,他便顺手扯下帕子收入怀中,结果那日发生的事情太多,给忙忘了。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将帕子还给彦小姐的。

        可一进到院门,便见满地的鸡毛,还有坐在台阶上,看着左秃一块,右秃一块的死山鸡一脸为难的彦秀容。

        “你和山鸡打架了?”夏千晖来到近前,眼中颇为震惊。

        彦小姐,好像还打赢了。

        她一个弱女子,居然抓得住敏捷还会飞的山鸡,这山鸡好似还死了。

        她该累坏了吧。

        “大皇子殿下?”彦秀容闻声抬眸去看,只见夏千晖站在那里,一脸震惊。

        她站起身来欲要行礼,却被夏千晖抬手拦住了,“凤凰山眼线众多,不必如此称呼,以后叫我本名便罢,你这是在······”

        彦秀容回道,“今日我爹爹要来,我抓了只山鸡和菌菇准备给他弄点好吃的,只是这山鸡的毛实在难拔,一拔下来便坏了皮相,难看得紧。”

        说罢,她一脸为难地看向地上的死鸡。

        夏千晖上前看了眼,没忍住笑出了声,“彦小姐,鸡不是这样拔毛的,要先用开水烫过一遍之后,才容易拔毛,你这样干拔,鸡会疼死的。”

        彦秀容这才恍然,“原来是这样,那我现在就去烧水。”

        烧着烧着,她看见夏千晖还站在原地,一脸纠结,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起完火后,站起身问道,“殿下,你来此可是有事?”

        夏千晖赶紧抓紧了手中帕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这个。”

        他一抬眸,便对上姑娘疑惑的目光。

        姣好的容颜,如玉的肌肤,就是眉梢处,沾上了山鸡的绒毛。

        他也不知怎的,拿着帕子的手抬起,原本是要还给她的。

        却不曾想,手竟不听使唤地抬起,替姑娘擦去了眉梢处沾上的绒毛。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