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网游竞技 - 初唐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徐云雁的教导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徐云雁的教导

        初唐小卒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徐云雁的教导徐云雁和薛礼等人带领着天策卫和一众的突厥仆从军护卫着部落开始向着长安方向安全的行进着,只是安排出去的斥候,跑出去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多的如此情况的部落消息被汇总到了徐云雁和薛礼面前。

        这让两人脸色阴沉如水。

        「看来我们的确是为了针对了,不然何以这些百多人的小部落统统遭遇了磨难?而那些数百上千人的部落确实没有问题。看来他们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过既然他们在我们沿线上做下如此事情,针对我们是绝对是没有错的。」

        徐云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想着最坏的结果,而薛礼也看着徐云雁,对如此情况同样是义愤填膺。

        「是的,没有想到这些人如此丧心病狂,那不知道我们接下来该当如何?」

        「停止前进。」

        徐云雁想都没想就说了起来「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有水源,我们还有充足的物资估计。更何况我们还在原野上缴获了一些食物。」

        当然这食物就是那些无主的牛羊马匹,可能一段时间之前还都有主人,可是在这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了任何人能够确定这是他们的牛羊,就算是有可能已经变成了累累白骨,想要说话是不可能了。

        不过徐云雁一说到粮草物资补给,薛礼确实有点儿难为情。

        「可是我们的食物只能够维持两个月需要,要是我们再次的耽搁日久,回返不了长安,这个该当如何?」

        徐云雁看着他「既然这些人想用狼群来攻击我们,那狼不也是我们的食物吗?」

        徐云雁一句话之后,薛礼不由得一愣。

        对呀,这狼也是他们需要的食物。也是能够享用的,既然他们敢拿着他们人类当食物,那么人类也有心将这狼统统的吃掉,更何况徐云雁是有用狼作为食物的先例的。

        不过徐云雁刚说完,看着还在那里忧心忡忡的薛礼,再次拍着他的肩膀。

        「你要相信我们,只要停止前进,这些人比我们还着急,他们所掌握的那些食物是有一定的保质期限的。」.

        现在和薛礼说保质期,薛礼可能不是很明白,不过徐云雁和他一说几天之后那些肉就算是狼也不会来吃,这下子薛礼才明白了。

        徐云雁如此作为并不是要拖延多久,而是他们的敌人只有几日功夫。

        如此情况之下薛礼点点头。

        「我明白了,现在我就开始安营扎寨。」

        只是薛礼刚要去安排他的士卒,徐云雁又伸手拦住了他。

        「不急,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明面上去做的,而是暗地里去做的,不能让他们发现什么。」

        很快的徐就像他的安排和薛礼说了一番,又是挖坑又是埋陷阱,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说的徐云雁口干舌燥,而薛礼却是双眼放光。

        薛礼在得到徐云雁的讲解之后,看着徐云雁手腕上随着它不停的讲解而不停地飞舞的那一枚狼的牙齿,随即好奇的说了一声。

        「你这一枚牙齿,是不是就是你用这样的方式从一只狼王的身上获得的?」

        在说到这枚牙齿的时候,徐云雁笑了笑然后伸手拽着那一枚牙齿在薛礼面前甩了甩。

        「这当然是我带领队伍在急行军的时候碰上狼群以少胜多,将狼群全部解决,并且击杀狼王,将这狼群击溃才获得的牙齿。」

        徐云雁刚说完薛礼就在他的面前点着头,一副我知道了的样子,然后再徐云雁面前更是保证着。

        「我也一定要像你一样获得一枚这个样子的牙齿。」

        不过徐云雁和薛礼却并没有在这个狼的话题上过多的商量多少,反而是在现场亲自带领一些士卒按照他们的想法挖掘陷坑的挖

        掘陷坑,布设陷阱的布设陷阱。

        不过就在徐云雁一行人马正在抓紧时间安置他们所需要的陷阱,安排他们所需要的人员去进行他们要进行的工作的时候,在另一处避风的位置。

        那突厥部落的首领看着拉过来的一车又一车用盐巴腌好的食物,不由的哈哈大笑着。

        只是他肆无忌惮的在那里笑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旁边有几个已经心生歹意的人,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谁都没有察觉到的危险。

        只是前方那部落的首领正在那里哈哈大笑着,并且不住的许诺着,只要事成之后,跟着他的所有人都会得到超级的优待,不管是成为部落当中的千夫长,万副长亦或者是其他的有名分有地位的存在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前提必须是听从他的,而且这件事情取得胜利。

        只是这首领并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越是这样说着,他旁边越是有人看着他对着旁边的同伴挤眉弄眼,而这些人点点头之后突然起身走向这首领,这首领还在那里指着他们。

        「你们来的正好,这些食物一人先领回两车去。」

        只是这突厥首领并没有发,现在他大肆将自己的货物分发出去,让眼前的人可以带上几车回返他的地盘,那几个对他怒目而视的,只得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上前领下几辆马车的物资,头也不回的就开始回返自己的部落,而他们如此去做这个部落首领,也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就像是他们就是应当如此一般。

        这部落首领看着他们领了物资之后笑呵呵的看看他们。

        「我对你们不薄吧?有好东西第一时间就想着给你们一部分,而是绝对不会自己私吞,你们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奉我为主是你们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这是这个头目不住的在那里说着,他旁边的人却是看到有人去领取了食物之后更是上前去领取食物,只是他们没有靠近还好远远的看着只是一些红红的或者是暗红色的被盐巴腌制的食物。

        可是一靠近之后,完整的手臂,一条大腿等等都在这个食物当中混杂着,而且这样完整的物品根本就不可能用盐巴包起来,而且草原上的盐巴本来就不是大众货色,本就是紧缺的资源,在如此情况之下众人更是不住的吐槽着他们的将军,他们的主心骨怎么能够安排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给他们安排这样的食物?

        有几个更是胆小的,直接扭过头去在旁边就呕吐起来,这个吐啊吐的胆汁都要出来了,不过却并没有人笑话他们,反而同样是脸色铁青,在旁边忍着,仿佛一不小心他们也会吐出这样的东西一般。

        不过那部落首领却是哈哈大笑着。

        「你们这点东西都接受不了,那以后你们冲锋陷阵,斩杀成千上万的敌人,那种场面你们怎么能够受得了?

        我决定今天晚上先不让你们回去了,都在这里陪着我吃一顿,咱们就用篝火好好的烤一烤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美味,尝尝我们这食物是如何的鲜美。」

        这首领不说还好,一说围在他旁边的那些人顷刻之间就跑的肆无影踪。

        怎么能够这样?这些东西真的是我们能够吃下去的吗?

        不过他们都在这里嘀嘀咕咕着,而这个首领却是直接一挥手。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几个人抓紧将这些食物去烹饪,难道要让我们吃生的吗?」

        首领发话之后,旁边的那些士卒虽然不情愿,可是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更有一些看着眼前的食物,虽然心中发怵,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那种恶心恐惧将食物拿了下来,毕竟很多都是出自他们的手中。

        营地当中很快的传出香味儿之后那些被迫没有离开的人更是脸色铁青的在那里坐着,等着前方的人为他们端上来,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咽下去的食物。

        至于那最早的那几个对着首领面露杀意的,离开了的人物看着身后那两车血淋淋的物资,不住的在那里想着。

        「这都是我突厥儿郎,这都是我们突厥的未来,是崛起的希望,你看看这么小的孩子,他们都不放过?

        这样的首领真的能够跟着他们?虽然他是为我们制造军粮,可是那些年老体衰的制作军粮也就罢了,为什么这些年纪轻轻的也要被他制作成食粮?

        可恨,实在是太可恨了,我们和他在一起真的是没有问题吗?难道不是与虎谋皮吗?」

        就在这些忍不住的嘀咕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突厥人在他旁边来了一句。

        「首领,要不我们回去认错吧?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执行,只是被他们骗了过来,再发现他们真面目之后去和唐军说一声,想必是不会有太大的麻烦的吧?说不定唐军会对我们既往不咎呢?」

        这一个人突然说出这一句话之后,那两个脸色难看的突厥人不由的在心中一惊。

        对呀。

        既然要过以前的生活,会面临巨大的困难,而且还要付出巨大的伤亡,为什么就不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呢?

        只要他们部落当中的其他的子民过得好,他们就算是过一样的生活又如何?

        虽然有种拿起放下相当不舒服的感觉,不过还是点点头。

        「就按你所说的。我们现在就去找唐军。」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拉着这辆车充当粮草的食物,走了没有多远,远处一声又一声的狼嚎声响起。

        听到这声音,这几个想要去唐军营地的部落首领不由的脸色大变。

        「不好,居然是狼群,可恨我们居然用这食物引来了狼群,实在是天不佑我等,难道我们真的要在此地身死道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