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全点了掉宝率在线阅读 - 第282章 邪异古镇

第282章 邪异古镇

        萧世看向另一件物品。少

        【名称:幽月魂灵】

        【类型:魂灵】

        【品级:未知】

        【介绍:源自于幽月皇朝时代的魂灵。】

        【备注1:释放魂灵后,可向魂灵下达一道进攻指令。】

        【备注2:由于这是古老时代下的魂灵,因此魂灵的实力,将大不如前,同时需要注意魂灵的存在时间。】

        ……少

        这原本是一个通体黑色的肉块。

        但是当萧世拿起这个肉块后。

        整个肉块,顿时就化作成为了一道虚幻的魂灵。

        魂灵的身形容貌,都和被萧世干掉的艮山派男子一样。

        飘荡在空中,双眼经闭,处于沉睡。

        萧世能够清楚感受到。

        这道魂灵……少

        和以前所接触过的那些魂体,都不一样!

        给他的感觉,似乎魂灵要比魂体,更加高级。

        最重要的是。

        这件物品,并非“虚妄状态”的物品!

        “也就是说……”

        “这件物品,是能够带走的物品!!”

        萧世知道。少

        不管是此前掉落的【封月之匕】还是【遮月指环】,都属于这处虚妄世界内的物品。

        只存在于这处虚妄世界中。

        无法带出虚妄世界。

        但是如今所掉落的魂灵,就属于正常情况下的物品,是能够带到虚妄世界以外的物品!

        “等于我离开这里,回到了我那个时代后,就能释放来自于幽月皇朝时代的魂灵!!”

        萧世心中一阵激动。

        虽说魂灵的实力,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少

        同时在自己那个时代,由于没有幽月,因此这种魂灵的存在时间,将会十分短暂。

        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魂灵却能够起到一些极其关键的作用。

        比如在重要关头,释放出那种无法抵挡,无法规避的月印光芒,对敌人造成禁锢和封印。

        或者萧世可以尝试着将这种魂灵,和阵法进行结合。

        开创出一种独特的阵法。

        或是想办法将魂灵融入到某件兵器内。

        配合兵器进行施展。少

        可以说有了这种魂灵后,自己便能通过魂灵,进行很多手段的开创和研发。

        从而进一步增强自身实力。

        在查看了这件物品后。

        萧世又来到了那头巨兽尸体前。

        这头巨兽的死亡,同样也掉出了物品。

        不过仅仅只掉出了一件物品。

        【名称:幽月秘事】少

        【类型:事件】

        【品级:未知】

        【状态:虚妄】

        【介绍:发生于幽月皇朝时期的一件秘事。】

        【备注:通过对事件的破解,能够掌握该秘事。】

        ……

        这是一张古老、残旧的黑色卷轴。少

        从这张卷轴的状态来看。

        显然也是只能在这处虚妄世界之中,才能使用。

        当萧世将卷轴摊开后。

        眼前顿时浮现出了新的相关讯息。

        【幽月秘事之邪异古镇】

        【破解条件1:入侵的艮山派弟子。】(已破解)

        【破解条件2:古镇化尸的镇民】(已破解)少

        【破解条件3:雇佣的强大散修】(已破解)

        【事件1:五天前,艮山派收到情报,位于艮山派境内的一座古镇上,出现邪异,艮山派方面察觉到了此事的不同寻常,一位年迈的宗门长老,想到了很多年以前的一个传闻,为了谨慎起见,艮山派方面决定先派遣了一位弟子,前往古镇进行初步调查。】

        【事件2: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古镇上的镇民,全都习惯性的在家里准备好了棺材。每到傍晚时分,他们就会回到家里,躺进棺材,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项传统,唯独镇长是个例外……】

        【事件3:散修古思羽虽然是个没什么底线,无论正邪,只要给出合适的好处,就会为其办事的唯利是图的散修,但在来到古镇后,他也察觉到了古镇的异常,加上艮山派的到来,让他嗅到了一丝危机,于是他开始暗中调查,渐渐发现,镇长的住所,存在着古怪,于是他决定趁镇长不在时,暗中前往镇长的住所,进行调查……】

        ……

        萧世看着显示于卷轴上的三个事件。

        很明显。少

        第一个事件,乃是艮山派方面的相关讯息。

        第二个事件,则是这座古镇的讯息。

        第三个事件,便是自己如今这个散修身份所看到的讯息。

        不得不说。

        这三个事件对萧世来说,很是关键。

        让他清楚了解到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而这件事也远比他此前想象的,更加惊人。少

        他本以为艮山派前来的弟子,仅仅只是进行某种惯例的历练或任务。

        就算艮山派方面察觉到这个弟子出了状况。

        也不会整个宗门直接杀过来。

        最多是让一些执事、长老什么的出动,前来调查原因。

        等到这些执事和长老也都有来无回后。

        才会出现整个宗门全部杀过来的情况。

        这也就符合三天当中,一天比一天难的情况。少

        第一天来的是弟子。

        第二天来的是长老。

        第三天就是整个宗门全部杀过来。

        可如今通过看到的事件,萧世这才意识到,此前自己的推测并不准确。

        从一开始艮山派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座古镇的不对劲!

        就被艮山派的高层所重视。

        如今他们派出的这个弟子出了状况,那他们很可能整个宗门就会直接杀过来!少

        或许下一次,自己就得面临整个艮山派!

        这就让萧世压力很大了。

        虽说如今他有了【遮月指环】,但光凭【遮月指环】和【封月之匕】,肯定无法对抗整个艮山派。

        “目前的关键,就在于这座古镇……”

        “艮山派并非冲我而来,是冲这座古镇当中的邪异和秘密而来。”

        “不管我如何提升,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到能够以武力对抗整个艮山派的程度。”

        “要想破局,显然不能想着如何去正面对抗整个艮山派,而是查清楚这座古镇之中的秘密!”少

        萧世迅速做出了思路上的调整。

        不过他也知道。

        自己在这里最麻烦的就是……

        无法以自身意志自由行动。

        就好像目前他通过获取到的秘事情报,了解到了镇长的住所存在古怪。

        但他却没法直接前往镇长的住所。

        “不过按照事件三的发展,这个时候,我应该会去对镇长的住所进行调查才对……”少

        萧世心中若有所思。

        随着他的念想。

        其整个身体直接返回了镇子。

        “做的不错。”

        镇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们镇子的安全,就拜托了。”

        “放心。”少

        萧世点头。

        在回到了自身居住的屋院后。

        他便开始了默默计时。

        一连过了两个时辰后。

        嗖!

        萧世身形一动。

        直接离开了屋院。少

        并在离开屋院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拥有了身体的操纵权,不再是随着此地的支配行动。

        与此同时。

        整个【幽月秘事之邪异古镇】的卷轴,也随之出现了颤动。

        萧世将其拿出一看。

        发现卷轴之上,额外多出了一个事件。

        【事件4:在决定了要调查镇长的住所后,古思羽便开始留意起了镇长的举动,经过他的一番观察,他总结出了几个规律。一,白天时,镇长处于一种在镇上巡视的状态,他不会回到自己的住所,但是会时不时的从自己的住所前经过。二,镇长的住所位于镇子南边,较为清静,附近没有其他镇民居住。三,镇长居住的庭院内,生长着一棵老槐树,这棵槐树疑似为一道邪异,要想进入其居所,必先想办法避开这棵槐树。四,此事不可惊动镇长,更不能让其察觉,否则将会有严重后果。】

        萧世目光微眯。少

        他能感觉到,此次掉落的卷轴,能够改变自己在这座镇子上的一切行动。

        如果没有掉落卷轴,没有看到卷轴上的这些讯息。

        那他断然不会去对镇长的住所,进行调查。

        只会老老实实的等待艮山派前来进攻。

        卷轴上的讯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对于之后行动的指引。

        这对萧世来说,就如同两条不同的分支。

        如果没有掉落卷轴,那么他所进行的,就会是第一条分支,以对抗艮山派为主。少

        这条分支的关键,就在于要抵挡住艮山派的三天进攻,保住古镇。

        而卷轴的掉落,则是让他进入了第二条分支。

        调查这座古镇的秘密!

        由此在开始调查后,萧世便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

        接下来的行动,将由他自身完成。

        从目前事件四的讯息来看。

        调查当中最重要的事项,就是不能惊动镇长,被其察觉。少

        虽然事件上没有明确表示被镇长察觉后,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不过萧世想到自己之前受到的惩罚……

        便知道这种后果的严重性,多半会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无论如何。

        自己都不能被察觉。

        否则很可能人就直接没了。

        想到这里。少

        萧世顿时不再迟疑。

        身形一闪。

        当即便开始小心翼翼的前往镇长住所。

        以他如今的速度,要避开镇上的这些镇民,不被他们察觉,这对他来说并不难。

        经过了一番行进后。

        他成功在镇子的南边,找到了一处独立幽静的小院。

        隔着很远。少

        他就看到了院子中的槐树。

        这棵槐树从表面看上去,和一般的槐树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按照事件里面的情报来看。

        这棵槐树疑似邪异。

        自己要是直接潜入院子,必然会惊动这棵槐树。

        而最麻烦的就是……

        以这棵槐树的庞大程度。少

        其枝叶已经覆盖了整个院子。

        即使自己从院子后方潜入,也同样在其笼罩范围内。

        萧世并没有急着立即行动,而是先远远绕着院子逛了一圈,进行更细致的观察。

        一番观察过后,他都没能找到能让自己潜入的合适位置。

        倒是在槐树身上,发现了月印的存在。

        这让他更加肯定了这棵槐树有问题。

        “无法潜入的话,那就只能动手击杀了……”少

        “可我一旦对其动手,传出的动静很容易会惊动镇上的其他人。”

        “况且就算我能够在无声无息间将其击杀,事后镇长经过这里时,看到了这棵槐树的异常,我也会直接暴露。”

        萧世对此陷入了沉思。

        思来想去。

        他觉得目前就只有一个办法。

        当即。

        他在潜藏在院子不远处,静静等待。少

        一直等到了镇长在巡视中,经过院子,并默默计算好了镇长巡视一圈的大概时间。

        “行动!”

        萧世直接启动了带在手指上的【遮月指环】,将目标作用于院子里的槐树。

        嗡!

        随着整个【遮月指环】的震动。

        顿时就有一层无形的隔膜,将整个槐树进行了隔绝,使得由高空幽月洒下的月光,不再继续照耀槐树。

        嘶……少

        整个槐树之上顿时就有一阵黑烟升腾而起。

        槐树当中的力量开始飞速流失。

        以至于整个槐树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槐树上的月印更是变得模糊起来。

        萧世知道时间紧凑。

        【遮月指环】的效果最多只能维持一分钟的时间。

        趁着当下槐树不受幽月笼罩覆盖。少

        能力大幅度削弱,力量不断流失。

        萧世立即就以最快速度,潜入到了镇长所居住的屋子之中。

        而以槐树当前的状态,并没有察觉到他,被他成功潜入。

        这是一间比较残旧的屋子。

        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昏暗、阴沉。

        再加上年代久远,纯木材结构遍布着灰败的痕迹,愈发显得阴森。

        在屋子正中的位置,有一个神龛,插着香,点着蜡烛,贡品桌摆放着一颗颗像是血肉一样的果子。少

        这些果子……

        似乎就是由外面那棵槐树生长而出的果子。

        神龛里面所供奉的,非佛非道,而是一口二十厘米长的袖珍棺材。

        整个棺材漆黑如墨,散发出阴寒邪异的气息。

        在见到这口袖珍棺材的一瞬间。

        萧世的眼神就骤然一凛。

        镇长居住的房屋,也不是没有棺材,只是和其他镇民家里的棺材不一样!少

        萧世能够感觉到。

        那些镇民之所以会在家里准备棺材,并在傍晚时分躺进棺材,和镇长所供奉的这口棺材息息相关。

        正好这些镇民躺进棺材的时间,就是每天镇长回到屋里的时间。

        萧世将魂识扩散开来。

        扫向神龛中的棺材。

        虽说他的魂识在此地无法用于攻击,但进行查探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