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全点了掉宝率在线阅读 - 第255章 天机殿的第二个马仔

第255章 天机殿的第二个马仔

        对于萧世来说,要想知道项子真目前的所在城池,这并不难。

        他直接进入了天机殿。

        再次联系邬慕真,从邬慕真这里进行了解。

        邬慕真当即便认真交代道。

        “根据我之前以天机之眼所探查到的相关讯息情报,项子真一直都位于星城,不过……”

        “最近项子真在星罗军中的职位有了一些调动。”

        “大约在半个月前,他就被调离了星城,被派遣到狱城。”

        如今距离邬慕真以天机之眼探查这些四象神武教教众的行踪,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他们的位置行踪,多少也会随着时间,出现变动。

        萧世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此一直都有让邬慕真关注着这几个四象神武教教众的行踪。

        如今项子真的职位调动。

        不禁让萧世皱起了眉头。

        对方做为目前杀害秦墨的最大嫌疑人。

        其一举一动,都会让萧世格外关注。

        “具体是什么职位调动?”

        萧世问道。

        “原本项子真所担任的,乃是星罗军的统领一职,但现在他被调去了狱城,将在狱城之中,担任狱长的职务。”

        “狱城在我们星罗州乃是一座极其重要且特殊的城池。”

        “也是我们星罗州最大的监狱。”

        “其价值意义非凡。”

        “直接归属于领主管辖,不管是狱城之中的狱卒还是狱长,通常都是在星罗军之中进行调任。”

        “这个项子真不仅能潜伏进星罗军,并且还能混到狱长这个职务,此人的能耐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庞大!”

        邬慕真感慨道。

        “听你的意思,从统领成为狱长,这是一种职位的晋升?”

        萧世问道。

        “当然。”

        邬慕真点头。

        “狱城做为星罗州最大的监狱,能够担任狱卒的,必然都是星罗军之中,最值得信任、可靠之人!”

        “狱长更是深得星罗领主信任,可以说是星罗领主的心腹!”

        “在各个方面,肯定都要优于一般的星罗军。”

        “很多星罗军都梦想着能够被调到狱城,成为狱卒。”

        邬慕真的话语不禁让萧世陷入了沉思。

        秦墨刚死不久。

        项子真就升官了?

        这直接加重了他对项子真的怀疑。

        尤其对方的这个狱长职务,往往还都是深得星罗领主信任的心腹才能担任!

        这家伙该不会就是通过献祭秦墨,从而在星罗领主这里谋取高位吧?

        如果真是这样。

        那这个项子真对于四象神武教来说,就太危险了!

        他随时可能会拿其他那些四象神武教教众的性命,从星罗领主这里谋取好处利益。

        只是最大的矛盾点。

        依旧是项子真的人设……

        按理来说。

        他并非这种人。

        可目前的种种迹象,都让萧世觉得项子真有问题!

        “还是得亲自接近他调查后,才会有答案。”

        萧世明白现在光靠探听到的消息,已经很难辨别真相了。

        只有自己亲自去接触了解过后,才能获得答案。

        只不过。

        如今项子真在被调到狱城后,想要接近他的难度,要比之前难上不少。

        这可能需要他自身成为狱卒才行。

        但从当下邬慕真所传达而出的讯息萧世就已经意识到,要想成为狱卒,并不容易。

        萧世决定先前往狱城。

        等到了那里,再进行更多详细的了解。

        狱城位于星罗州东部。

        在星罗州的诸多城池当中,星城,狱城,军城,乃是最为特殊的三座城池。

        星城乃是星罗州的主城。

        军城则是星罗军的大本营。

        而狱城便是星罗州的监狱。

        当萧世抵达狱城时,清楚感受到了这座城池和其他城池的不同。

        这是萧世迄今为止……

        所见到的最为庞大的城池!

        此城足有数十个五影城大小,屹立在平原上,光是深黑色的城墙,就高达近百丈!

        散发出让人心颤的威压。

        更有众多肉眼可见,以及隐没在城墙下的阵纹,仿佛要锁住时空一般,带着强大的镇压之力。

        更是在这座城内,耸立着一座座黑色的高塔,在这些高塔顶端,全都存在着一道庞大的球体。

        这些球体内部有着强大的力量弥漫,不断翻涌,时而化作闪电,时而化作巨眼。

        变化无常!

        虽说以往萧世所见到过的那些城池,明面上多少也都具备着一定的防卫力量。

        但是这座城池的防卫……

        却是萧世迄今为见到的所有城池里面,最强大的!

        并且这还只是明面上所显露出来的部分。

        相信在看不见的地方。

        还隐藏着更加惊人的防卫。

        当萧世来到了狱城的城门处后。

        发现这里的守卫,会对每一个进城之人,进行详细的盘查和登记。

        并且要扣押下一件具有一定价值的物品,才能进城。

        若是在城中作乱,或是做出违反城里规矩的事情,这件扣押下的物品就不会返还了。

        通常进城的人修为越高,扣押下的物品价值要求也就越大。

        这种规矩……

        萧世还是首次见到。

        当他扣押了物品,踏入这座城池后。

        第一眼所看到的。

        就是一座存在于城中的巨型堡垒。

        这座堡垒就好似城中之城,可通体却是暗红色,散发出凶残血腥之意。

        其所在的虚无四周,隐隐有坍塌之景,仿佛所处的时空,与这片天地不一样。

        这座暗红堡垒……

        赫然便是星罗州的最大监狱!

        “好浓的煞气!”

        萧世刚踏入这座城池,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血腥煞气,让他有种好似回到了当初在魔道势力之中的感觉。

        不过这些煞气。

        都是由城中的这座巨大监狱所传出。

        在前来的路上,萧世就已经对这座星罗州的最大监狱,进行了一番了解。

        由此知道。

        在这座监狱当中,主要关押着四种不同的罪犯。

        第一种是星罗领之中的罪大恶极之徒。

        这不光是包括星罗州。

        同时也有来自其他州地的恶徒。

        第二种是星罗领之中的各大邪教组织。

        这些邪教组织对整个星罗领的危害,甚至要比魔道势力的危害更加庞大。

        像当初的七星州,就是被邪教组织弄出来的恶灵和诡灵所摧毁。

        虽然相对于隔壁的苍阎领来说。

        星罗领之中的邪教组织并不多。

        但也还是有少数几个邪教组织,潜伏在星罗领。

        第三种受到关押的,乃是各种灵体和异类。

        像是恶灵和诡灵。

        就属于两种不同的灵体。

        最后一种遭到关押的,也是这座监牢里面数量最多的,那就是……

        魔道势力之人!

        值得一提的是。

        狱城的所在位置,正好就处于星罗州的正道势力边界。

        与魔道势力毗邻。

        或许正是出于这一点,加上整个星罗州,本就有接近一半的地域,属于魔道势力,因此监狱中的魔道势力之人,数量众多。

        而狱卒的职位,之所以让众多星罗军心动,则是因为如今的星罗州没有战事,也不需要让这些星罗军去各地镇压。

        因此这些星罗军平日里都没什么油水可以捞……

        相较而言。

        狱卒这个差事的油水就很大了!

        由此很多星罗军都争抢着想要担任狱卒。

        “要想成为狱卒,首先得成为星罗军。”

        “虽说以我的能力和条件,要成为星罗军不难,但是却很难成为狱卒。”

        萧世知道。

        成为星罗军的条件,主要取决于两点。

        一是资质天赋。

        二是各类身份方面的检测。

        防止有邪教或魔道势力之人偷偷渗入星罗军。

        资质天赋方面对萧世来说并不难。

        身份的检测,也不会直接检测出他是四象神武教的人。

        可以说要成为星罗军,对他来说是没什么难度的。

        难的是如何从星罗军成为狱卒。

        狱卒这个职位可一直都被众多星罗军眼巴巴盯着。

        要想成为狱卒,可不是有强大的资质天赋就可以的。

        即便自身的资质天赋再高,但如果只是新人的话,也不可能成为狱卒。

        通常要想担任狱卒的职务。

        一方面是看资历,论资排辈,资历越高,就越有希望担任狱卒。

        另一方面则是看领主对其本身的信任。

        只有获得领主信任的星罗军,才能担任狱卒。

        “不管我是以主身还是分身去加入星罗军,在短时间内,肯定都无法成为狱卒。”

        “这需要从低做起,一步步的往上爬。太慢了!我没这么多时间。”

        萧世直接排除了这种方式。

        这种方式仅仅只适用于千器山,并不适合狱卒。

        “最适合的方式,是去寻找一个狱卒的尸体……将这个狱卒的尸体,变成我的分身,再以这个狱卒的身份,去接触和调查项子真!”

        萧世的目光一阵闪烁。

        不过这个方式,同样存在着几个难点。

        首先是要找到能够和自身灵魂所契合的狱卒尸体。

        其次这个狱卒的尸体,还得具备足够的实力修为。

        最好也是武魂境。

        而最麻烦的……

        是自己就算通过灵魂的寄身,将这个死掉的狱卒变成自己的分身,自己也没有对方的记忆。

        这样即便进入了监狱,也会被人瞬间拆穿。

        “记忆方面,倒是可以通过天机殿的情报来探查,虽然探查到的情报讯息,不可能有记忆那么完整,但也足够让我应付其他人,不露破绽了……”

        萧世陷入沉思。

        这样的话,关键就在于要找到一个和自身灵魂契合,并拥有武魂境实力的狱卒尸体。

        “我不能找那种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死掉的狱卒,最好是找那些失踪,生死不明的狱卒。”

        “要不然就是我抓一个落单的狱卒,干掉他,将其取代。”

        萧世一番思索后。

        决定先在狱城中观察一番。

        先看看有没有这种机会再说。

        经过两天观察。

        萧世发现自己要实施这项计划,难度无比巨大。

        狱城中的狱卒,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监狱之中,很少外出。

        同时狱城里面更是有武魔境强者坐镇,且还不止一位武魔境!

        就算萧世想要在城里暗杀狱卒,也不可能瞒得过这些武魔境强者。

        狱卒尸体就更是找不到了。

        城里并没有狱卒的坟墓。

        况且这种从坟墓里面复活的尸体,也会被当做怪异处理。

        “有些棘手啊……”

        萧世眉头紧皱。

        意识到要想找到合适的尸体,在狱城里面是不可能做到的。

        只能从外面想办法。

        “或者……”

        “我需要一些层次较高的人相助!”

        萧世第一时间想到了邬慕真。

        邬慕真做为星罗州的武魔境强者,虽然萧世没有询问过他在星罗州的具体身份,但若是让邬慕真给自己弄一具狱卒尸体的话,或许他有能力可以做到。

        想到这里。

        萧世便再次联系了邬慕真。

        做为天机殿的头号马仔,邬慕真对于萧世所提出的一切要求,向来都是尽职尽责的办理。

        然而当萧世这次询问他能否搞到狱卒的尸体时。

        邬慕真却犯难了。

        他不敢去杀这些狱卒!

        以狱卒在星罗州的身份地位。

        即便是他这种武魔境强者,也都不敢去动他们。

        毕竟这些狱卒。

        可以说都是星罗领主所重视的人

        谁敢动他们,谁就得面临星罗领主的震怒!

        萧世没想到竟然就连邬慕真都没有办法。

        他想了想,问道。

        “那你能否查到那些不在城里的狱卒行踪?”

        既然邬慕真不敢杀。

        萧世打算自己狩猎。

        反正他是进行灵魂方面的取代,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击杀。

        只要掩饰到位,星罗领主方面也不会察觉出什么异样。

        “这个……”

        邬慕真此时满头大汗。

        以前萧世吩咐他办的事情,他都能办到。

        可这一次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由于早前他通过天机之眼探查四象神武教教众时,就已经耗光了能量。

        如今已没法再使用天机之眼进行探查了。

        这让他内心焦急。

        他担心自己这次要是办不到的话,之后萧世就不找他办事了。

        经过一番内心的斗争后。

        他猛一咬牙。

        “如果是要这些狱卒行踪的话,我倒可以给殿主引荐一个人,他是星罗军之中的高层,同样也是我们天机殿的成员,他应该能够掌握到这些狱卒的行踪……”

        萧世点点头。

        自己确实应该在天机殿再发展一位马仔了。

        光是邬慕真一个马仔,明显已经开始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