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玄幻奇幻 - 超维武仙赵胤舜在线阅读 - 第0006章、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0006章、我还是个孩子啊!

        “我老了,气血衰败,连胸中的那口锐气都钝了,今后武院里的事你要多多操心。”

        听到师尊的言外之意,贺雨伯一怔,连忙摆手。

        “不,师尊……”

        抬手一挥,老人不容置否的打断他,踱步向着武院大门外走去。

        贺雨伯苦恼的挠挠头,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武道会是阳谋,我们没有选择,但也是机会,火炼真金,真以为我大旻无人吗?”

        好似自言自语的冷笑一声,老人精神振作,微微佝偻的背脊缓缓挺直,周身带起一股诡异罡风,宛如一只下山猛虎,摄人心魄!

        “武道会的规模越来越大了,这次他们会邀请整个阑州十六郡的武道英才,而奖品……除了金钱,还有一服sss级大药!”

        “sss级?”

        贺雨伯迷茫的眨眨眼睛,对洋人们通用的分级方法有些摸不着头脑。

        “c是人阶,b是地阶、a是天阶……s、ss……”

        掰着指头换算成大旻的传统等级,过了好几秒,他才猛然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无上造化级??!!!”

        旋即,他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师尊,艰涩的吞了口唾沫。

        “几阶的?”

        “呵呵,冠军是几阶,那奖品就是他下次进阶的大药。”

        “那我们找个8阶的去参赛岂不是发了?!”

        走在前面的老人脚步猛然一顿,眯起眼睛盯着他。

        “人家是【青少年武道交流会】,不是老牌神仙开会,古今中外,你听说过20岁以下的8阶吗?”

        “呃……”

        别说8阶,20岁以下光是能顺利觉醒就已经很不错了,贺雨伯自己苦修40余年,至今也不过3阶【武夫】而已。

        毕竟,武道路径和其他职阶不一样,过快的晋升弊大于利,没有扎实的根基,空有位阶,那不过是花架子,更会给将来埋下隐患。

        哪怕是那些隐世圣宗的嫡传武道天骄,20岁前最多也就2、3阶的样子。

        也就是说洋人们只需要准备3阶大药就顶天了。

        可即便如此,贺雨伯心里还是忍不住阵阵泛酸。

        那可是无上造化级!

        “狗日的,真有钱……”

        听着弟子充满怨念的碎碎念,老人无奈摇摇头。

        “初等部最近怎么样了?有什么好苗子吗?”

        听到师尊问话,贺雨伯连忙收起情绪,沉稳点头。

        “有一个叫赵胤舜的孩子,潜力惊人,才进入初等部一年左右,除了江艾伦,就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赵胤舜?是不是赵朝歌的孩子?”

        “对,就是他。”

        “那孩子小时后我还见过……可我记得赵朝歌带他回武当山筑基……咋又回来了?难道失败了?”

        老人放缓脚步,陷入回忆。

        “师尊,没有失败,那小子现在主修的就是【真武秘录】!”

        “嚯……那他未来不可限量啊……”

        听到老人夸赞赵胤舜,贺雨伯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连忙道。

        “要不是没练打法,不能充分调动体内的真气,他已经是初等部的首席了!”

        “那他岂不是满足觉醒条件了?”

        “体魄还差一点,毕竟年纪太小,才13岁,也不敢给他上强度打熬,只能靠【真武秘录】慢慢温养,不过估计再过一年左右他就能进入爆发性成长期了。”

        “那你好好栽培……别让他走上歪路。”

        老人拍拍贺雨伯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说完,他面露犹豫,过了好一会儿才神色一凝,慎重低语。

        “如果他真的足够优秀,我那副珍藏的大药可以考虑给他用。”

        还没等贺雨伯露出喜色,老人又沉声告诫道。

        “但前提是他品行端正,心性健康,我可不想培养个祸害出来。”

        “师尊您放心,他是我看着长大的,绝对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那就好,接下来我要外出一段时间,武院就暂时交给你了。”

        “啊?师尊您要去哪儿?”

        “外人都骑到咱们头上来了,阑州十六郡的大老爷们岂能无动于衷,这回的武道会,我们要让西夷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人狞笑一声,抬脚在地上微微一顿,瞬间消失在宽阔大道上。

        ………………

        嘎吱~

        推开朱红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布局精致的一进小院。

        似乎许久没人修剪了,庭院里的杂草漫过脚踝,连灌木都显得无精打采。

        赵胤舜环顾四周,轻柔踱步,在“家”里四处游荡。

        环顾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每走一步,记忆中的场景就变得鲜活起来,一股淡淡的温馨萦绕在心头。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荒异怪诞的矛盾感。

        眼底闪过一丝迷茫,一时间,赵胤舜搞不清楚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自己”又到底是谁……

        大旻、地球,哪一个才是真实?

        细微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过了许久,赵胤舜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完全接受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世界的事实。

        心情渐渐平复,他抬起脚步,朝着记忆中盥洗室的位置走去。

        他要看看,“自己”到底是谁!

        借着夕阳最后一点余晖,镜子中倒影出一个介于少年和儿童之间的小孩,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让他显得有些阴沉。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自己”如此年轻的样貌,赵胤舜一时间还是陷入了沉默。

        凝视半晌,他打开水龙头,捧起冰凉的自来水拍打在脸上。

        “嘶~”

        碰到了脸上的乌青伤处,疼得他直咧嘴。

        忍着疼痛洗了一把脸,把碍事的刘海抹成大背头,一个清秀阴郁的脸庞完整出现在镜子中,稚气未脱的外表比赵胤舜预料的更加年幼。

        注视镜中的阴沉熊孩子,赵胤舜砸吧砸吧嘴,认命的长叹一声。

        我能怎么办?

        我还是个孩子啊!

        累了,就这样吧,爱谁谁……

        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赵胤舜走出盥洗室,自然走回卧室,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相框,模糊的黑白照片上烙印着幸福的一家三口。

        左边是妈妈,右边是爸爸,中间那个咧嘴傻笑的小萝卜头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