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玄幻奇幻 - 人生副本游戏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认同(大章求月票)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认同(大章求月票)

        “其实没什么,”

        瑞琳摇摇头,她看着何奥,有些感慨的说道,

        “戒律所门口那个‘k’的浮雕是我监工造好的,在完工那一天,我一个人站在那个浮雕前,许下了或许是整个下层的第一个愿望,‘我希望下层的人们能吃饱饭’”

        说着,她笑了笑,“我当时许完愿望,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幼稚,也特别的愚蠢,那与其说是某种愿望,倒不如说是我某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停顿了一下,看着前面的幽深的走廊,“但我从未想过,这样的‘愿望’,会真的有实现的一天。”

        “从古至今,人类的许多愿望都是不切实际的,比如飞上天空,比如照亮夜幕,又比如横跨看似无穷无尽的大海,”

        何奥缓缓穿过走廊,看着头顶那个‘关押间’的标牌,平静的说道,“开山劈石,填海造陆,甚至进入众神才能翱翔的星空,正是这些不切实际的愿望,一步步的推动着文明向着他们幻想的地方前进。”

        瑞琳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青年,听着他的话语。

        她虽然脑海中无法准确回想这些东西,但是青年所说的话语,却依旧勾起了她的思绪。

        不知为何,她想起了戒律所血泊中的枪声。

        或许,当脚步踏出的那一刻,再不可能的事情,也都会有成功的希望。

        于是,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

        她停下脚步,看向头顶'关押间'的指示标牌,越过这个标牌,就是关押间区域了。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自身的情绪,跟上前面青年的脚步,走进了这个关押间区域。

        “瑞莉,她在这个关押区域吗?”

        她看着何奥的背影,小声问道。

        “不要抱太大期望,”

        何奥摇摇头,缓声道,“情况或许不容乐观。”

        在超忆的感知中,瑞莉的状态有些奇怪,她苏醒着,但大脑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思绪。

        哪怕记忆被修改了,只要她还在思考,那脑海中就不可能一点思绪就没有。

        而听到何奥的回答,瑞琳微微一愣,然后她认真的点头道,“没事的,郝毅先生,您能帮我到这一步,已经非常感谢您了,瑞莉无论遭遇怎么样的结果,那是她的命运,您不必为她担心,我也能面对任何的结局。”

        此刻两人已经走到了这道走廊尽头的转角。

        何奥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战士,总感觉这姑娘理解错了什么。

        他张开嘴,正准备说什么,远处传来一声大喊,“他们在这儿!他们从工厂区逃出来了。”

        何奥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这个转角的另一侧,是一个宽阔的扇形大厅。

        密密麻麻的卫兵正站在这个大厅内,将枪械对准何奥和瑞琳,而在这个大厅背后,则是一级级不断向上延伸,仿佛通往‘天上’的阶梯。

        在阶梯的顶端,则是一扇紧闭的大铁门。

        铁门上烙印着三个大字,‘关押间’。

        这些卫兵占满了大厅,似乎在围攻何奥两人,又似乎在守卫着身后的阶梯。

        “守卫者的命令,”

        刚刚说话的似乎是卫兵队长的人大声开口道,“不留活口。”

        何奥目光偏转,看向那些已经将手指扣在扳机上的士兵。

        然后他面色平静,几乎毫不犹豫的说道,“开枪!”

        一旁的瑞琳立刻提起了手中的机枪。

        何奥抬起手中的剑刃,一步向前。

        砰砰砰——

        伴随着骤烈的枪声在大厅里浮现,一道道飞溅的鲜血撒满了整个宽阔的大厅。

        这些鲜血如同在空中绽放的花朵,铺满了一条在半空中盛开的血色‘花路’。

        当最后一朵花瓣从空中凋零,何奥的脚步已经站在了那高耸的阶梯之前,他抬起脚步,一步步拾级而上,走向这个阶梯的最上方。

        而在走廊转角,瑞琳早已打空了手中机枪的弹药,她呆呆的注视着前方的身影。

        事实上,这座大厅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死在那位青年的手下。

        这些卫兵并不是戒律所那些普通人,每一个卫兵都具有远超普通人的体魄和力量。

        但是在那个青年身前,仍旧与可以随手掐死的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那些死去的尸骸已然开始快速的‘腐朽’。

        不过何奥并没有回头,此刻他已经站在铁门前,看着眼前的大铁门,毫不犹豫,一脚踹出。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的巨响,整扇铁门直接被从墙壁上撕裂,向后倒飞摔在地上。

        溅起一地的烟尘。

        而这个时候,瑞琳已经将手中打空的机枪丢在地上,越过地上的血泊,冲向何奥的方向。

        何奥的身影越过烟尘,走进了这紧封在门后的‘关押间’。

        这个空间大的有些超出何奥的预估。

        虽然它的门只有一人多高,但是它的内部空间的横纵却似乎有几十米,四面涂满金粉的墙壁从这个空间方正的四面延伸而上,在空间的最高处汇集成一个离地近百米的巨大尖顶。

        站在这个巨大的空间内,就仿佛站在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内部。

        而与这样庞大的空间相比,何奥的身躯也渺小的仿佛一只蝼蚁。

        明亮的光辉从这金字塔倾斜的墙壁上照耀而下,将整个空间照的宛如白昼。

        何奥抬起头去,看向头顶。

        一个个高低错落的空空如也的铁笼从这金字塔的上方悬挂而下,密密麻麻几乎填满了金字塔顶部的空间。

        这里的每一个铁笼中都悬挂着一个头盔,与此同时,铁笼里还有各种各样的物品。

        有明显的现代衬衫的碎片,也有一些灰褐色的衣角。

        在那明亮的光辉下,这些铁笼的边缘都泛着暗红的色彩,那是已经干涸的鲜血。

        不过,依稀之间仍旧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些鲜血还沾染在铁笼上。

        这就意味着,在不久之前,这些铁笼里或许还有人。

        从时间看,这些人大概率在何奥上来前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轰——

        而在何奥抬头看着那些铁笼的时候,巨大的机械运转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在那些铁笼遮掩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升降平台从天空中降了下来,一个穿着囚徒服装,带着手链脚链的男人站在平台上,低头注视着下方的何奥。

        “我从未想过,”

        他趴在升降平台的围栏上,低下头来,看着下方的何奥,大声笑道,“居然会有人突破到这里来。”

        他左右歪动着脑袋,似乎在仔细的打量着何奥的面容,笑道,“你似乎并不是下层人,也不是我们从外面的带回来的人牲,我的朋友。”

        那巨大的升降平台缓缓向着何奥的方向移动,“我刚刚一直在观察你,我的朋友,你似乎来自于现实世界?你进入了下层,然后通过下层,来到了上层?这样看来,下面那个老头已经挂了?”

        他注视着何奥,“那老头虽然是个古板固执愚蠢又恶心的家伙,但是他的下层管理者一直做得很好,如果他还在的话,不可能让你这么轻易的就到上层来。”

        他微微举起双手,摇晃着手中的铁链,“我的朋友,我并不好奇你是用什么方法穿过上下层之间的界限的,你既然能进入荣光之城,那么穿过上下层界限就不是什么难事。”

        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何奥,“那么,你能把你进入荣光之城的方法告诉我吗?”

        悬挂在屋顶上的囚笼微微的颤动着,宛如被幽冷的风拂过的风铃,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

        恐怖的、远超普通b级的压力从那‘高高在上’的囚徒身上蔓延出来,覆盖在何奥身上。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何奥身后传来。

        瑞琳终于爬上了阶梯,穿过了被何奥踹烂的大门,看到了这光辉明亮的金字塔,和吊在金字塔下面的一个个空空如也囚笼。

        “这些是关押‘失踪者’的?”

        她抬起头,看着那些囚笼,“那些失踪者呢?”

        “如果你想要找那些失踪者的话,”

        一声粗犷的笑声在她头顶响起,“那很遗憾,女士,你永远也找不到他们了。”

        瑞琳抬起头去,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到了那个站在升降台上的囚犯。

        此刻这个囚犯正耸耸肩,摊开手,似乎对瑞琳无法找到自己亲人的事情表示非常的‘遗憾’。

        “我杀了你!”

        瑞琳一瞬间握紧了手中的青铜剑。

        刚刚何奥的话语就让她有了不祥的预感,现在这个囚犯的话语几乎彻底将她的希望抹杀。

        “别激动,”

        一只宽大的手掌按住了她的肩膀,温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妹妹还没死。”

        “啊?”

        瑞琳微微一愣。

        她回头看着何奥,一瞬间有些尴尬。

        她也回过味来,刚刚何奥只是说情况不太对劲,并没有说瑞莉遇见了危险,快死了。

        在经过短暂的‘接触’之后,她已经大概了解了眼前这位‘郝毅先生’的为人。

        虽然这位先生杀人不眨眼,但是她却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是一个仁慈而宽厚的人。

        这种感觉有些怪异,但事实却的确如此。

        在那个囚犯打扮的男人和何奥之间,她更愿意也更坚定的相信何奥。

        她收起了手中的青铜剑,看向何奥。

        “站在门口等我一会儿。”

        何奥松开了放在瑞琳肩膀上的手,随口说道。

        相比较于b级之间的战斗来说,瑞琳还是有点弱小,她最好不要在这里受伤,她还有另外的使命。

        “好。”

        瑞琳轻轻点头,缓缓退到了门口的阶梯处。

        “哦,我亲爱的朋友,”

        而上面的囚徒看到自己挑衅失败,有些无聊的嗤笑道,“你似乎对自己不太自信啊,你觉得你就能撑一会儿?”

        何奥看着这个囚徒,没有说话,只是反转了手中的无形剑刃。

        这一刻,囚徒的话语突然安静了下来。

        他读懂了眼前青年眼中的‘冷漠’。

        他的挑衅和嘲讽,在对方的眼中,不过是舞台上的小丑在拼命的引人注意。

        他自以为强大的力量和塑造的压迫感,在对方眼中一文不值。

        “你这个傲慢的家伙,”

        他张开嘴,嘶声吼道,连带着那些空荡荡的囚笼都伴随着他的声音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不肯说出你的秘密,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说出来,”

        他看向头顶伴随着他声音不断颤抖的囚笼,高声喊道,“看到了这些囚笼了吗?我曾经用它们囚禁过一个又一个的人,我把他们挂在天上,让他们没有任何的支撑,

        “当他们困倦的时候,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这些囚笼就会毫无预兆的掉下来,人类关于坠落的本能会将他们唤醒,让他们永远活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

        “我有很多办法,这些实践的技巧肯定会让你‘满意’。

        “无论是多么意志坚定的人,在永无止尽的熬煎下,都会意志破碎,所谓的超凡者也不例外。”

        他低下头来,死死的注视着何奥,“我会让你享受绝无仅有的贵宾待遇,让你到死也也忘不了在我手下的日子,我会撬开你的嘴,让你说出所有的事情。”

        他的声音渐渐变低,又缓缓拉长,那些悬挂的囚笼开始剧烈的摇晃着,

        “你将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你以为你杀死了下层那个老东西,你就能战胜我了吗?我告诉你,我杀那个老头,也易如反掌,杀你,也是。

        “当然,我不会杀你,我会砍掉你的四肢,把你囚禁起来,你将匍匐在地上,卑微的恳求我,让我杀了你。”

        ?

        何奥看着囚犯胀红的脸颊,听着对方有些癫狂的话语,稍显茫然。

        他不是什么都还没说吗?

        他想了想,握着手中的无影剑,看着囚犯,平静的说道,

        “你破防了?”

        “啊!啊!啊!”

        囚犯挥动着手中禁锢双手的链条,碰撞栏杆,发出清脆的响声,“我要杀了你!!!”

        刚刚不是还说不杀的吗。

        怎么放狠话还前后不一致的啊。

        似乎感受到了何奥眼中的疑惑,站在升降平台上的囚徒彻底暴躁了起来。

        他直接扯下了升降平台上的栏杆,猛地用力,直接将整个栏杆都甩了起来,用力砸向何奥。

        何奥抬起无影剑,一剑将那飞来的栏杆劈开。

        而这个时候,那从升降平台上跳下来的囚徒已然紧随而至。

        无形的肌肉已经在他身上隆起,恐怖的压迫感也从他身上蔓延而出。

        他一上来,似乎就直接将自己的身躯拉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大大超过下层主祭的压迫感从他身上传来。

        他抬起拳头,细密的金属状物质覆盖在他拳头上,向着何奥脑门砸来。

        他似乎准备以绝对的压制性的力量,解决何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