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烟火在线阅读 - 一千九百零九章有什么关系?

一千九百零九章有什么关系?

        “千万不要!”韩度连忙挥手拦住孙贤。

        孙贤一脸不解地看着韩度,问道:“为什么?这样不就能够将金表价格打下来了吗?”

        “你把价格打下来干什么?”韩度苦笑着问道。

        “这样可以有更多的人买的起啊,他们也不用花那么多钱就能够买到,这难道不好吗?”孙贤想当然地以为,只要价格恢复原来的样子,就是对买家有好处的事情。

        “当然不好!”韩度大声说道。

        然后朝着孙贤说道:“你以为恢复成原价,这东西就是谁都能够买的起吗?这可是一万贯的价格,本来就不是普通人能够买的起的。咱们的目标顾客,一直都是那些豪商巨贾。对于他们来说,一万贯和五万贯有很大差别吗?”

        孙贤愣住了,他这才发现就算是原价,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买的起。

        “可是,一万贯买的人会更多吧?”

        “错了!”韩度指着他说道:“价格越高,买的人才会越多。”

        见孙贤不理解,韩度便笑着解释道:“傅雍转手之间就赚了五个金表,换算成现在的价值的话,那可就是十万贯。你说,他会不会希望这价格继续涨上去?”

        “那是当然,价格再涨上去,他就赚的更多。”孙贤点点头。

        “而价格涨上去了,其他人看到有利可图,会不会争相购买?”韩度笑了笑道。

        孙贤顿时愣住,他缓缓抬头看向韩度,诧异地问道:“先生的意思是?”

        韩度

        微微一笑,若有所指地说道:“如果仅仅是买金表的话,那恐怕不会有太多的人会买。但是买了金表,却可以借此谋取巨大利益。你说,会有人买吗?”

        这还用说......孙贤心里顿时明白了。那些商人唯利是图,买金表不仅可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让他们觉得有脸面,还可以像傅雍那样借此机会大赚一笔。

        那些商人还不得疯啊!

        “这,这,这......”孙贤怎么也没有想到,做生意竟然能够做成这样?

        忽然,孙贤想到了一点,“可是这金表毕竟是咱们做出来的,往后会越来越多,价格怎么可能一直涨下去?”

        “我没说过会一直涨下去啊。”韩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笑着说道:“你说得没错,随着咱们卖出的金表越来越多,价格是不可能一直涨下去的。不过,咱们可以通过少卖一点金表,尽量延长这个时间过程。”

        “可是再怎么延长,终究会到来的啊!”孙贤眉头皱起,一副为此担忧不已的样子。

        韩度倒是满脸的无所谓,淡淡地说道:“就算那一天来了又如何?你可不要忘记了,咱们的金表只卖一万贯。至于他们拿去卖两万贯,还是五万贯,那是他们的本事。但同时,将来金表价格跌了,他们亏多少钱,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原因,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样一来也没有好处啊......”孙贤不明

        白先生为何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韩度淡淡一笑道:“谁说没有好处?咱们想要赚钱,就需要卖出去大量的金表。但是一万贯的价格,能够买得起的人毕竟不多。”

        “可这样一来就不一样了,买到金表就意味着赚钱。这样金表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件货物,而是能够为他们带来利润的商品。这样买的人自然而然就会更多了,甚至有人为了赚钱,不惜向银行借款也会买金表。”

        “这样,咱们能够卖出去多少?”

        能够卖出去多少,孙贤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经过先生的这番操作之后,卖出去的金表肯定是之前的百倍千倍!

        “先生,咱们真的要这样吗?”孙贤有些打退堂鼓,这和他原本的想法完全南辕北辙。

        韩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不要有心理负担。即便是向银行借款,这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能够做到的,几乎都是商贾。这些人本来就追逐利润,对于其中的风险他们比咱们更加有准备,不会出事的。”

        “而且,若是没有一个办法抽走他们的财富。这些人越来越富之后,恐怕就会生出别的想法。那造成的危害,恐怕比咱们买几个金表要大得多!”

        孙贤不知道先生说的危害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既然先生没有直接告诉他,那么就说明这件事还不是让他知道的时候。

        如果时机合适,先生是一

        定会告诉他的。

        “学生明白了。”孙贤点点头,勉强接受了先生的说法,道:“那接下来,学生就不用做金表了?”

        “的确是不用了。”韩度淡淡一笑,带着孙贤回到机械作坊。

        示意孙贤坐下,韩度笑着说道:“放心,我是不会耽搁你钻研机械的时间的。”

        孙贤的价值可不再做几个金表上,韩度不会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白白浪费孙贤的价值。

        孙贤听着一愣,不解地问道:“可是先生,卖金表的时候不是说,这是学生亲手做的吗?”

        “这只是借用你的名头而已,至于是不是你亲手做的,有什么关系?”

        “这,这样行吗?”孙贤完全没有想到先生会这样说,整个人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把吗去掉。”韩度很有信心地说道:“人家只是冲你的名头来的,只要你承认就行。至于是不是真的,金表究竟是经过谁的手做的,不重要!”

        这还不重要?孙贤苦笑一下,这简直就是在骗人嘛。

        “怎么?你以为我在骗人?”韩度就好像有读心术一样,笑着问道。

        孙贤想要点头,又认为这样好像对先生不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学生,学生以为还是诚信一点好......”犹豫了一下,孙贤吞吞吐吐地说道:“反正,反正这金表先生也不会卖很多,学生抽点时间就做好了,不算麻烦。”

        韩度看着孙贤无奈地叹息

        一声,孙贤就是这个样子,不管做什么都非常实诚。当然,正是因为他这一丝不苟的精神,才能够让他在钻研机械上一路高歌猛进。